策文

生年未满百,常怀千岁忧。

© 策文
Powered by LOFTER

嘘——来听故事啦。

折花入酒:

今晚可能来不及更文,讲讲我的竞技场队友们好了。




===


最早的时候我是一个气纯。手残,走位难看,毫无pvp意识可言。


我的第一个竞技场队友是一个炮姐,鲸鱼,我们打的22。打了多少把我其实记不住了,但有一场简直是我游戏的耻辱,我可能一辈子不会忘。


90年代初的丐帮有多强,我想是95的萌新无法体会的。他不像苍云长歌霸刀,一代爹一代强;他的ACT模式在这个游戏是一条先河,彻底把各大门派打懵了。现在的爹,被黑的程度远远赶不上那时候的丐帮,恐怕也就只有明教全盛的时候可以跟丐帮被黑的惨烈程度相提并论。


扯远了。那一把对面就有丐帮,而且,他的另一个队友没进来。我跟炮姐欢呼,跳跃,拥抱。提起长剑架起机关弩,准备教丐帮做人。


然后对面那个丐帮笑醉狂都没有读就把我们俩干翻了。我们觉得非常耻辱,从此以后再也没提过打22的事。




后来我做了件很愚蠢的事:我跟我暗恋已久的道长告白了。情感史我不赘述,你们只需要记住从我寄出那封告白信的一刻起我就没脸再玩这个号了。


我先去了另外的一个服,建了一个五毒。但因为没有亲友,所以我很快就舍弃了这个五毒号,回到了原来的区服建了一个秀秀。


那时候pvp最弱的三大职业分别是:冰心、花间、田螺。于是我玩了冰心。


这个冰心是我三年pvp生涯中单论手法的最高峰,嘲讽藏剑,戏弄丐帮都是一把好手,从那时起我就养成了浪野外的好习惯。


我的pvp活动一样不落,天天不在战场就在洛阳战乱,因此我的威望涨得非常快。但全身威望装属性就不够好,于是我需要打竞技场了。然而---


"22随便来,打十场就行 ++++++++"


进组的人一看我是秀秀,很放心的就进去了;出来再看是冰心,退组走人。


?????我们明明赢了啊大哥?????


我喊不到队友,非常绝望。这时候拯救我的人来了。


这个人大号是个花哥,pvp、pve双修花间。为了避免把他跟之后出场的另一个花间弄混,我们给他取个名字吧,丹青。


丹青是我玩这个游戏认识的第三个人,我们之间的革命友谊非常深厚(?)这个秀秀号建起来之后,我把原来的每个好友都加回来了,除了道长。


在丹青的提议下,他上了我原来的道姑号,跟我现在的冰心组了一个22队。我看见自己的道姑号在扬州上线,心里非常方脏。我说你小心点上啊别让人看见,我可是A了的人了。


丹青:没事,都不在线.....那谁(道长)给你寄了两封信。


我:???啊??


其实这个时候我心跳都骤停了。我说我不想听啊你不要念给我听。结果丹青真的没念.....他给我截了图,截的第一封信,但是我一直也没敢看。


第二封信没写东西,寄来了一样物品:[磨损的古琴]。就是那个"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我当时的想法就是:哦豁,失恋了。我怎么这么惨。


丹青说:排吗?


我说排。


然后我们无知无觉打了一下午,等我反应过来六点过了之后,我们已经无痛到了一个挺高的段数。我当时以为是自己被失恋的负能量驱动,创造了这么个奇迹;后来一想,那完全是丹青的功劳。


如影随形的三才五方七星九转,恰到好处的气场与爆发,风骚至极的左右轻功梯云纵....反正那个气纯号在我自己手上时从没发挥出这种威力来。




然而22段数打高了其实也没什么用,因为能换的装备也就那几件,于是我们盘算着第二个周就去打33。我们33队是什么配置呢?说出来你们可能会笑,不过我猜你们已经猜到了:冰心,花间,田螺。


这个田螺,我们给他取个名字,就叫话唠吧,因为他话真的太多了,我无时无刻不想闭他麦。话唠是丹青的好基友,于是散了队过来送温暖。


我之前说这个冰心是我pvp生涯中单论手法的最高峰。为什么这么说?因为那时候我根本不懂配合。尤其是跟话唠。


话唠:诶诶诶,对面的瓜娃子让你吃个飞星(切目标,接了个鲲鹏还是什么技能)好的丐帮进我的机关了老花来补一刀!煞笔你开繁音来爆----


我:剑影留痕!!!


话唠:……


或者是--我:这个奶花居然还敢跑过来,看哥哥一个漂亮的雷霆震怒!


我还没来得及说你们转火吧,话唠一个鬼斧已经交代在奶花身上了。


出了jjc我跟话唠就开始互相凌辱继而在主城互相仇杀,丹青很久之后很无奈的跟我说,他那时候其实想把我跟话唠的麦一起禁了。他说我们很吵。


我们本来约好了不抛弃不放弃,但我们打到六段之后就散了。话唠说再不散我们俩都要被抓到大唐监狱去。他说这话的时候正在逃避捕快。




再之后我所在的帮会发生了一系列的破事,我觉得很无趣,于是我又把之前建好的五毒号捡起来玩了一阵子。


84级的时候我在扬州转了转,忽然,一面旗子在我面前落了下来。我一看,找我切磋的是个83级的田螺。那时候的毒经在pvp届还是爷爷,田螺我已经说了,非常( )。于是我非常自信,接下了切磋。


然后我被这个田螺打得喝了一杯茶。


在我满脑子浆糊还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田螺扔给了我一个组队邀请,紧接着是个入帮邀请,我惊讶地发现他竟然还是这个帮的帮主。然后他高冷的抛下一句:走,去升级。


再然后我们一起升到了90,再再然后,我们理所当然的一起组了22。


虽然我被他打得喝了茶,但我那时候并没有打算放弃毒经的道路。我们打了一场,跪,田螺这才发现我是毒经心法进去的,于是让我切奶。


我说我不会奶,我是真不会奶你别叫我奶.....


田螺叹了口气,然后去交易行给我买了毒奶的全套盘牙,然后说,我教你。


我最基础的奶毒手法以及竞技场里如何利用地形拉开距离、规避伤害等等等等....全是他手把手教的,可以说他是正式为我打开竞技场之门的人。


另外我可以非常负责任的说,这个田螺是我所有22队友里,最能给人安全感的。站在他的机关里,对面如果想干掉我,就会先被他的机关干掉。你问远程怎么办?远程....按他教我的手法,远程根本打不死我啊。


最重要的是这个田螺他居然可以单杀奶.....我真的叹为观止。


原本这个大腿我是可以抱很久的,毕竟人家肯带我也肯学。但有一天他兄弟喊了我一声嫂子,帮里的人喊了我帮主夫人.....然后我迟钝的发现我们22队的名字是:带老婆。


我:????


太羞耻了。于是我被吓得退帮退队删好友再拉黑了田螺。


在这之后,我遇上了又一个花间。我们俩实验了很多种打法,花间甚至做过你们最不齿的西蓝花,但是战绩依旧难看,我们都觉得是自己手法的问题,因此不断学习着,也没有提过散队,一直开心(不)地在jjc擦地板。


后来我跟花间玩游戏的时间都少了下来,暂时也就没了打竞技场的想法。而我秀秀所在的帮会终于彻底散了,我于是删了秀秀,A掉了剑三。


这一A,就A到了剑三开启95的新篇章。






===


开95之后我悄悄上了自己的道姑号,我发誓我只是想看看大家的号还在不在,然而很不巧的,我被道长逮了个正着。


芒刺在背。我在道长"升级路上有许多新挂件"、"去五台山吧,可以练练你的轻功"的念叨下,一下午就升到了93级。但是我其实内心很空,因为我发现除了他之外,我所有的好友都挂着小信封。


我看了看大家的签名。


我的一个徒弟: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我的师傅:嘿嘿,以后要变成周末党了。


认识的一个军萝:长枪独守大唐魂,你们不给马草我怎么嫁人?


还有很多人并没有签名,因为她们A得太早,签名出的日子都没等来。道长的签名是半句诗,我后来悄悄去百度了剩下的半句;炮姐现在在电八,我们经常商量着再聚在一个服;话唠去月卡养老了,临走之前给我清了杀气值;丹青的花间号其实删得很早,后来他玩了个秀萝,他说:山水有相逢。


丹青的这个秀萝小号,曾经和我一起去英雄空雾峰刷过卿,曾经在我跟亲友花萝炸烟花结果不小心被空气墙卡掉一半时千里迢迢给我送过橙子,曾经在我需要救助的时候在副本门口等我交易金币.....但这个秀萝号也跟着我其他的好友一样灰暗了下来,停在了90级。


他给了我"山水有相逢"的希冀,头像却再也没有亮起。


我的90年代结束了。我在五台山的佛像旁边站了很久,对道长说,我要下了。


道长说:早点回来。


我说再见。但我知道自己不会回来了,我的90年代,应该和他们一起停下。



评论
热度 ( 5 )
  1. 策文折花入酒 转载了此文字
    嘘——来听故事啦。
TOP